1. 首页
  2. 新闻

围猎互联网大厂房补:中介和二房东联合“做局”、大厂员工收割新人养房

编者按: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显微故事”(ID:xianweigushi),作者 | 杨子睿,编辑 | 卓然。

有了互联网大厂的房补加持,就能实现“租房自由”吗?

答案是否定的。

恰恰是因为互联网企业为员工所提供的租房补贴,带动了大厂附近的房租涨价。

有媒体曾报道,互联网大厂的员工所面临的真实租房窘境——受限于公司租房范围,他们只能围绕工位三公里以内租房,而租房平台、房产中介也瞄准了这一群人,通过各种方式使房租上涨。

本期显微故事试图揭露互联网大厂房补背后的故事:

在房东、中介、租客的生态链条里,我们看到高收入的大厂青年为了房补被困在公司30分钟的距离里;

中介和二房东,围绕房补政策绞尽脑汁,只为了让“漂一代们”掏出更多的房租;

而那些曾被高涨的房租所收割的老一代大厂员工,在见证了互联网企业对房价的影响后,将所有身家压在公司附近,购置住房,收割下一代年轻人……

在这场追逐房租的游戏里,互联网企业承担更高昂的成本招聘人才、年轻人明面上享受了房补但却缴纳了本不应该涨价的房租、想进大厂的年轻人则被迫在没有房补的情况下、承担高昂的房租。

谁才是最终受益人?

以下是关于他们的真实故事:

挤在50平老破小的6个年轻人

深夜12点,有人敲响了钟静的房门。

门外是一个70多岁的老奶奶,见钟静开门,对方操着浓重的上海口音指责她,大意是抱怨年轻人生活作息混乱,大晚上不让别人睡觉,没有社会公德。

钟静很委屈。这个点她才刚刚下班到家,正准备换衣服洗澡,累得不行,哪儿有功夫“生活作息混乱”?

她所租住这个不到60平的一居室,楼龄超过30年,电线、水管、木地板老化,在看房时钟静就发现只要踩着地板、就会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,但她还是迫不及待地花7500元/月的房租租下了这个开间。

没想到,这个木地板却成了邻居们抱怨的来由。钟静此前已额外花了1000多元找人刷墙、去除墙壁上的霉斑、重新购置家具,她实在不愿意再多付其他的钱了。

“没一个年轻人,能笑着租下房子”,送走老人后,钟静委屈地在朋友圈留着这么一句话。

今年4月,钟静刚成功跳槽到北新泾附近某互联网视频平台,工资涨到每个月2万元。

面试时,HR表示会额外增加1000元每月的房补,但钟静必须在半个月内入职,并在公司附近租房,以确保加班时能随时赶来公司。

确定入职后,钟静在两天时间内看了7套房子,租房预算从6000元跳到7500元,但始终看不到满意的房源。

大部分房源都集中在北新泾地铁站附近,以“新泾村x号”命名。尽管屋外被市镇工程美化过,但走进楼道,潮湿昏暗的走廊、无人打扫的楼梯、半悬在天花板的杂乱电线,都反复地强调着它们年迈的楼龄。

商务合作扫码关注我们~

【版权及免责声明】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与亚洲头条立场无关。本站所有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,投资请慎重。如需转载文章,请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,违者必究。

下一篇:没有了
« 上一篇
上一篇:7年融资10轮,超20家VC/PE入局,这家公司与对手同一天冲刺IPO
下一篇 »

相关推荐

QR cod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