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  2. 新闻

药研社孙美林:坚守长期主义,做农夫,不做猎人

药研社成立于2015年12月,是一家医药研发创新型CRO科技平台。孙美林说“口袋有粮,心不慌”,融资资金将持续用于加强药物研发临床阶段的数字化等基础建设。本篇文章您即将看到药研社在这方面的所有心得。

以下根据药研社创始人兼CEO孙美林女士在中欧创业营九期第四模块上的分享《医药研发数字化的机遇与挑战》整理而成。

01、保安三问:我是谁?从哪里来?到哪里去?

药研社目前有700多名全职员工,其中技术人员有200多人,所有团队都在上海,可谓是“技术重投入”。

但是我不是技术出身,也不是互联网出身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面试CTO,甚至我会在百度上搜“面试技术人员,应该问什么问题”。这样背景的我,每一次再融资的时候都会面对投资人的灵魂拷问:你怎么理解你的技术投入?

我觉得这要从“保安三问”开始讲起。创始人都是孤独的,需要做很多艰难的选择,需要长期的忍辱负重,更需要坚守。

我把这三个问题搞清楚之后,就比较坚定了,所以我每次做取舍的时候都特别快。他们都感叹说一个小小个子的女生怎么做判断的时候这么快,他们问你要不要商量商量?我说:不需要商量,我就能做主

1. 第一阶段:从职业经理人到创业者

我也在问我自己为什么要创业?好好的职业经理人不做,医生不做,在外企有很好的发展,曾经在这些大平台上的光环为什么要放弃,我为什么要折腾我自己?我觉得一个人的选择,其实底层逻辑上跟你的家庭背景、学识、价值观、世界观,都息息相关。

我在江苏农村长大,小时候家里贫困,学了医也做过医生。对待弱势群体或者病患群体天生就是柔软的。所以我就想,虽然后来这些年没有继续再做医生,但我经历了药物研发行业后深深感受到这份职业的力量。

因为一个好药品的上市,它能影响成千上万人、甚至是几代人,可能比医生治病救人的能量价值还要大,也许正是这些因素,结合自身的经历让我有了创业的冲动。

真正开始做才发现,整个行业之低效,可以用“原始”来形容。大家知道药物研发在中国兴起不过20年的时间,最快速的发展就是最近的3~5年,在此之前中国一年也批不了几个创新药,所以几乎都是仿制药,连高仿都很少。

我在药厂、医院、研发机构都待过,我特别清楚患者面临的选择是极少的。所以基于这样一些背景,我在药物研发平台做高管的时候,自己就想怎么能把一个药物研发三年的周期缩短成两年半,可以提前上市,开始考虑很多产业底层的问题。

商务合作扫码关注我们~

【版权及免责声明】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与亚洲头条立场无关。本站所有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,投资请慎重。如需转载文章,请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,违者必究。

下一篇:没有了
« 上一篇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 »

相关推荐

QR code